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本是同根生

更新:2019-11-22 10:04:52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龍懋勤

幺舅不耐煩地說,現在工棚要拆了,他住哪里?只有回家養傷,另外給他點錢,我也算仁義了,我明天一早還要過來,我親自給他講,你去送他就行了。我不好再說,再說也是白說,我知道幺舅這人一向說一不二,沒人能改變他的主意,對剛兒的事,我雖同情,但也是愛莫能助,我心中的天平自然會偏向幺舅,胳膊肘不能向外拐。在我們農村,盡管家里兄弟不和,妯娌反目,姊妹疏遠,但一遇到外姓外人欺負自已人的時候,家族里總能暫時拋棄前嫌共同對敵,有人就說,對內是人民內部矛盾,對外是階級斗爭。是啊,有血緣關系的人,只要沒有血海深仇,自覺不自覺都會站到一起,這事我只有感覺,沒有深究其中的道理。

幺舅手一揮說,都早點休息吧,我走了。這時,我忽然看到工棚的另一角有一個黑影閃了一下,我小聲急促地說,幺舅,我好像看到那邊有人在盯我們。幺舅大大咧咧地說,怕啥子,你幺舅小時候是練過武功的人,來兩三個人也不是我的對手,我車停在工地外面,我坐車回去。我說,幺舅,我送你上車。幺舅笑了笑說,你小子送我,是個累贅,還是老高送我吧,你高叔有兩下拳腳功夫。高志強爽快地說,好,我送你。我望著他倆人遠去的身影,心里浮起一陣不祥的預兆。我呆呆地站在工棚外,直等到高叔回來,我才長長地舒了口氣,又有點庸人自憂的感覺。

第二天剛吃過早飯,幺舅又到工棚來了,找到杵著拐杖的剛兒,說了一陣話,剛兒只有點頭的份,沒有喊冤叫屈。幺舅臨走時,把剛兒的火車票錢交給我說,你馬上幫他收拾收拾,早點送他上火車站,好歹他手里還有點錢,要是呆在這里等錢花光了,就只能討口要飯了。我說,你就是不安排我,我也要去送他。

我送剛兒到了火車站,剛兒的行李只有一個小編織包,里面裝著他的薄薄的被蓋卷和幾套換洗衣服,其它什么也沒有。我背著他的包包,隨杵著拐杖的剛兒來到站臺上,臨上車時,剛兒兩眼紅紅的,他說,全哥,謝謝你送我。當時,我的雙眼也是朦朧一片,強作笑容說,都怪我幺舅不好,不等你養好傷就送你走。剛兒苦笑著說,都怪我自己不小心,要不是你和大家及時送我上醫院,我就更慘了,前幾天,讓大家抬來抬去,像游街,哎,我跟你幺舅鬧這種事,也有兩回了,久走夜路要撞鬼,你幺舅……我看著剛兒欲言又止的樣子,心里有點納悶,問剛兒,你說我幺舅干的事不好?剛兒忙著解釋說,我不是那意思,很多事,其實我也不懂,我只是想,你幺舅跟那些大老板斗,說不定遲早也有吃虧的時候,有些事,你可以問問胡叔和高叔……我再問剛兒的時候,剛兒什么也不說了,我想剛兒這么凄凄慘慘地離開,對我幺舅有點怨氣,也是情有可原的,我也沒有再逼他。

我送剛兒上了火車,找到座位,將他的包包放在行李架上,回頭在站臺的小推車上買了一袋面包一瓶水,上火車交給剛兒,火車拉汽笛了,我只好下了車。我和剛兒隔著車窗招了幾下手,火車就開了。我悵然若失地看著漸漸遠去的火車,心里沉甸甸的,為剛兒又為幺舅,在這一刻,我萌生了回去讀書的念頭,全國幾千萬農民打工崽,成功者能有幾個?像我幺舅那種作法,我學不會,我骨子里還有那么一點小文人的骨氣傲氣,當小老板,我不是那塊料,我計劃等今年高考過后,再回校復讀,今年的高考時間來不及了,只有明年再拼一次吧。

夜里,幺舅召集高志強、胡傳宏和我,到他租住的房子里吃飯,喝慶功酒。我是這所房子的老常客,而高志強和胡偉宏雖是幺舅的鐵哥們,但卻是第一次來這里。可見幺舅還是很狡猾的。桌子上的酒菜大多是外面買來的,只是熱湯和小菜是小麗做的。

吃飯前,幺舅給高志強、胡傳宏和我一個人送了一個信封,笑著說,錢不多,是個獎勵,佛山這個地方呆久了,需要換個地方了,我計劃到番禺去,另外去撞世界,你們跟著我,不會吃虧的。高志強說,龐老板,沒說的,你走哪里我也去哪里。胡傳宏問,幾時動身?幺舅說,這里的房子等兩天就退了,你們暫時在這里的小旅館住幾天,等我那邊安排好了,再回來通知你們,住大工棚那些人,統統不要了,另外招一批人,這事,老胡和老高你們倆去辦。

大家喝開了酒,話也多了起來,你一言我一語,大多是吹捧幺舅,把他灌得迷迷糊糊的。我不喝酒,也很少插言,他們說的話,很多我都不知道根底,發不起言。這頓飯大約吃到九點多鐘,他們還在那里鬧酒,高志強和胡傳宏也喝得二昏二昏的,口頭的話語也是胡話昏話大話,聽起來十分好笑。幺舅醉熏熏地說,江老板,不是東西,現在連……連個照面也不打……老子和……和他是穿的連……連檔褲,冒風險的是老……老子,呸!樹挪死,人挪活,沒有江……江老板,還……還有李老板,媽的,生意場上說……說不清……清楚……幺舅的酒話,我們只有聽的份,連高叔、胡叔和小麗都插不上嘴。

這時,只有我最清醒,突然,門鈴聲響了起來。幺舅說,全……全娃,不……不要開門,問問再……再說。我走到門邊,向外問道,你找那個?外面說,江老板來了,找龐士烈龐老板。我回頭說,幺舅,外面說是江老板,要找你。幺舅罵道,狗日的,才……才來,開……開門。幺舅這時也是稀里糊涂的。

(二十四)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青海快3今天每期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