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本是同根生

更新:2019-11-21 15:52:15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龍懋勤

如果在報社和勞動局的演出是小戲的話,那么在區政府大院里的集體下跪哭訴冤屈就是一幕大戲了。

那天,仍然是個春雨天,人們都打著傘,只有我們百十號人冒著細雨,在大院里長跪不起,我們舉著簡陋的橫幅和標語,發出哇啦啦的哭聲,引來不少街上路人觀看,大院里面聚集了幾百人,連區政府進進出出的小車也無法通行。信訪辦、辦公室的領導一一出來跟我們對話,我們只有一句話,要見區長。

最后,區政府的王區長終于出面了,他沒有呵斥我們,而是耐心地聽幺舅的申訴。幺舅說了討工錢的原委,也說了喬總不愿見我們才找區長的經過,也說了農民工眼下的沒吃沒喝,有傷不能治的遭遇。幺舅聲淚俱下,當場不但感動了我們,也感動了在場的許多領導。王區長說,我保證你們明天一定能見到喬總,如果你們說的是實話,區政府一定督促喬總盡快解決拖欠工資的問題。王區長的話剛落音,我們大家跟著幺舅一起喊叫,謝謝王區長…… 

第二天上午,喬總終于露面了,和我們開始了艱難的談判。我還是擔任我們這一方的記錄,第一次坐在裝修豪華的小會議室里,感到特別新鮮,又有點緊張,以往看香港電視劇,大老板周圍總有一批打手,心狠手辣,叫人不寒而栗。

喬總的臉色十分難看,沒有一絲笑容,緊緊地抿著嘴角,有點不屑一顧的樣子。我想,要不是區政府、報社、電視臺對他施加壓力,恐怕他還會深藏不露。我幺舅是經過風雨見過世面的人,在談判中,他表面示弱,說干了幾個月,沒有得到工錢,還墊了材料費,實在干不下去了,只有停工這一招,請喬總諒解。喬總沒有多說話,而是由他的副手馬經理和我們對談。馬經理一再說明,材料款、工資款預付給了江老板,你們是江老板找來的人,其實與我們沒關系。幺舅說,我們是江老板安排進工地的,江老板也是聽你們指揮的,反正江老板沒給我們錢,他叫我們直接找公司,姓江的龜兒子把我們騙進工地,就再也不露面,我們找了他一個月,也沒見他的影影,我們實在沒法,只有找公司找喬總,我們這個星期,工人們一天只吃一頓飯,飯錢還是我私人墊的,農民工要活命,你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,我們一個受了工傷的小兄弟,沒錢治傷,眼看就要成植物人了……

在談判桌兩邊,我們各說各的理,誰也說服不了誰,都不肯讓步。幺舅兩眼一紅,哀聲說,喬總,你實在不解決我們的問題,我們只有在你們公司里睡地鋪,到你們食堂搶飯吃,人在絕路上,啥子事都做得出來……喬總聽了我們雙方近一個小時的爭論,他忽然打斷了幺舅的話,冷冷地說,龐老板,龐士烈先生,你我雖不是很熟的人,但你的名字還是很響的,早有耳聞,我好幾位建筑業的朋友都提到過你,你知不知道,你是名聲在外的人了,我們公司遇到這種事,對于你恐怕也不是第一次了,算你有能耐,會鬧事,會演戲,想當初,八十年代,我也是從農村小包工頭、建筑隊干起來的,對農民工兄弟,還是有幾分同情的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龐老板,其它的事你不要扯了,好好地把你的賬算一下,材料款、工人工資列個明細表,交給馬總過目,然后我會及時處理,今天的會就到此為止,不過,我警告你,我拿出來的錢,你要如數付給工友工資,你要是黑吃黑,不會有你好果子吃的。幺舅聽了喬總這番話,皺了皺眉,皮笑肉不笑地說,謝謝喬總能體諒我們眼下的困難,君子言出,駟馬難追,喬總在生意場上是一言九鼎的大老板,我代表我們農民工弱勢群體,謝謝您。

以后的算賬、談判,高志強、胡傳宏和我都沒有參加,全是幺舅一手包辦,單獨與馬總和喬總算賬,關于錢的問題,我幺舅是不愿讓外人插手的。

幾天后,從幺舅的表情來看,心情很不錯,我暗暗佩服幺舅,他真有辦法。工錢雖然要到手了,但工地的活兒我們卻干不成了,工人們請求幺舅再去找喬總,繼續干活。幺舅無可奈何地說,這個……我也沒辦法,愿意散伙就散伙,不愿走的,我可以暫時給你們找個工地干零時工,下次我包到新的工程,再來找你們。當天夜里,幺舅給每個工人發錢,卻不是原來算的那么多,有不少人在嘀咕。有的問,龐老板,是不是賬算錯了?幺舅很無奈地解釋說,我是盡了力的,只拿到那么多,這回我也是一分錢沒有賺著,還倒貼幾千塊錢,我也只有啞巴賣屁股,說不出福,大家伙沒白干就行了,是不是?高志強說,我們這次能要回一點工錢就不錯了,大家都不要逼龐老板了。胡傳宏也幫腔說,算了算了,我們遇都遇到這種事了,沒吃大虧就行了,鬧了一回,大家都是好腳好手的,也算萬幸了。他兩人一唱一和,大家都不敢開腔了,各自心里盤算著,明天咋個辦呢,還得求人家龐老板找活干呢。過兩天一拆工棚,到哪里去找睡覺的地方?還得求龐老板,鄉里鄉親的,總不能撒手不管吧?大家各懷心思,一一前來簽字領錢,又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地鋪上,靜靜的,沒有說笑,氣氛沉悶。

十二

天已經很晚了,幺舅從工棚里出來,后面是高志強、胡傳宏和我。高叔和胡叔緊緊跟著,當然是想聽下文,而我只是想送送幺舅,黑天黑地的,不放心。幺舅回頭說,老高、老胡,我今天累了,我們之間的賬,明天再算,哦,還有,剛兒那里,明天一定要把他打發走,他能杵著拐杖走路了,買張火車票送他回老家吧,這事,就交給全娃去辦,你去送送他。我說,幺舅,這不好吧,他傷還沒好呢?     (二十三)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青海快3今天每期开奖号